今天是2021年5月30日 星期日,歡迎光臨本站 

漢畫技術文章

神秘的《伏羲女媧交尾圖》 附帶圖片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9/7/17     瀏覽次數:    
  為什么伏羲女媧交尾圖是“人首蛇身”?我們都知道埃及有“獅身人面像”,底下是獅身,上面也是人首?!叭耸住睂嶋H上代表著人的理性層面,因為人是有理智的,有思維的,有頭腦的。思維、理性是人性的一種表現。而蛇身代表本能的層面,代表人還沒有脫離動物性的一面。這張圖非常生動有趣地表現了人的雙面性,人既有人性的一面,也有動物性的一面。
  我們再來看一下這張圖中伏羲和女媧分別拿了什么。左邊是伏羲,他手中拿的是“矩”,規矩的“矩”。右邊女媧手中拿的是“規”。這是中國古代最重要的兩件繪圖工具,叫“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一個用來畫方形,一個用來畫圓形)。男人為什么要拿矩?因為男人要行“方正之道”,男人只要行方正之道,就會不生病。女人要拿規,行“圓融之道”。女人一定要圓融,越圓融越可以自我保護。
  順帶看一下中國古代的錢幣,從錢幣的形狀上就告訴了我們什么叫“錢道”。用錢之道在外要圓融,內要方正。人的內心要方正,不可以歪著、斜著,這就是錢道。古代人在制作錢幣這么一個小問題上,都要守“外圓內方”之道,可見中國文化在每一個小細節上都注意人性的規范。
  1953年,現代科學家發現了生物的一種基本遺傳物質——脫氧核糖核酸的分子,這一化生萬物的基本遺傳物質的結構是一種雙螺旋線的結構形式,而這種雙螺旋的結構形式竟然與人類始祖形象——“伏羲女媧交尾圖”非常相似。這是個世界之謎。
  下面主要分帛畫和畫像磚兩大類來解析伏羲女媧交尾圖在中國的具體應用:
  一、帛畫伏羲女媧
  伏羲女媧像頁,唐,絹本,設色,縱左199.6cm,右175cm,橫上82cm,下53.7cm。吐魯番遺畫。
  1959年故宮博物院成立歷代藝術館,此件《伏羲女媧像》作為歷代藝術珍品在基本陳列中展出?!豆蕦m博物院歷代藝術館陳列圖目》收錄.
  此圖上彩畫人首蛇身男女二人,均著大袖裙襦漢裝,二人腰相連,共穿一條白裙,白裙角飾云頭紋。男子居左,微髭,高髻,張左手執矩,右手執剪刀狀物搭于女子肩部。女子居右,束高髻,張右手執規,左手執剪刀狀物搭于男子肩部。男女上身相擁,下尾盤曲相交兩節成螺旋狀。兩人頭上有圓輪一,輪中已殘損,漫漶不清,周畫圓圈,以線相連象征日。兩人尾下有月牙一,內畫玉兔,周畫圓圈以線相連象征月。畫面四周遍布大小相等的圓圈,以線相連象征星辰。
  阿斯塔娜古墓里的伏羲女媧像
  新疆吐魯番市博物館陳列著一幅古老而又奇特的人物畫像:伏羲與女媧交尾像。畫的上半部是兩人的上半身。左邊是女媧,高綰的發髻,細長的眉毛,端莊的臉上點綴著胭脂,眼中的神情顯露出嫻靜;她左手搭住伏羲的左肩,右手執規高舉頭上,廣袖裸至肘部,顯出臂和手的豐潤。右邊是伏羲,頭上綰著方巾,外面插著一支形似滿弓、尾如麥穗的簪子,面與女媧相對,兩道長眉中間點著一記朱砂,圓圓的臉龐上漾著祥和的韻味,平添了一種神的超然;他右手攬住女媧的右肩,左手執矩舉在頭上,用食指與女媧對指著。兩人的脖子猶如蠶身,頎長的身軀沒有明顯的性別差異,都穿著對襟鑲邊的花上衣,至腰際兩體相連,合穿一件酷似現代流行的超短裙。裙裾之下,也就是畫的下半部,是兩道粗碩豐滿、相互盤繞、互纏三匝的蛇身。
  夏曾佑先生在《中國古代史》中論道,“中國自黃帝以上,伏羲、女媧、神農諸帝,其人之形貌、事業、年壽皆在半人半神之間,皆神話也?!蹦切┕爬系纳裨捴?,伏羲氏姓風,人頭蛇身,在位110多年;女媧氏也姓風,同樣蛇身人首,繼承伏羲的制度當了女皇。畫像形象地再現了伏羲和女媧人首蛇身的神話,卻讓這兩位相隔了一個多世紀的名人雙臂相擁、雙身相交、雙尾相繞,這是多么奇崛而又綺麗的想象呵。神奇的神交合圖,讓后人窺見了先人們對性的崇拜和愛的遐想。
  畫面上沒有人們常見的題跋和鈐印,無從知道這般大氣的作品出自于哪位方家的手筆??此木€條,是常見的國畫的工筆描法??此慕Y構,寫意與寫實結合,實中有意,意中有實。伏羲與女媧的體交是那么自然和神圣,表情是那么莊嚴和空靈,他們所處的空間又是那么的博大和永恒,兩人雙肩上載著太陽,雙尾下含著月亮;身后左右,宇宙茫茫,星漢閃閃,太陽和月亮各有一圈衛星相拱,浩瀚的星河分由各組七星線相連,太陽像一只大火球,嬌小的月亮卻漫畫似的有著眼睛和口鼻,正在天真無邪地眨著眼睛……這一切,與其說是對神界的描摹,不如說是先人們生命崇拜和文化蘊涵的寫照。
  再看那畫布,終于接觸到了遠古的信息。這是一幅畫在麻布上的墓畫。麻布的顏色雖已變成土灰色,但經緯依然分明,一邊展示著當時的紡織技術,一邊敘說著墓主的經濟狀況。沒有穿絲絹睡棺材,只能穿麻布衣服陪葬。麻布圖畫說明他生前并不富裕。然而,福兮禍所倚,貧賤不能“移”而留存至今天,恰恰是貧窮造就了不朽。倘若進入棺槨,早就腐朽了,正是平躺在墓坑里,以空穴為棺,在吐魯番干燥的沙土和干熱的氣候中迅速脫水,遺體和隨葬品才能安度幾千年,跨越時空來向我們訴說當時的故事。
  追隨華夏始祖神
  展覽卡片扼要簡潔,注明該畫出土于高昌古城郊的阿斯塔娜古墓地。阿斯塔娜,維吾爾語是首都的意思。高昌古城是歷史上中央政權的州郡治所和地方割據的政權中心。當高昌古城毀于14世紀成吉思汗西征的戰火后,長期居住在那里的車師、匈奴、高車、突厥和九個大姓的漢族人不愿游走他鄉,移居到高昌城北,聚成一個新村落,取名阿斯塔娜,生活于斯,歸葬于斯??ㄆ⒊龅哪甏?,是中原的兩晉時代,內地的文化習俗沿著絲綢之路傳播到高昌,畫風與葬俗也傳到了阿斯塔娜。家人逝世后,頭枕一種狀如鴿子的雞鳴枕,面部掩冥巾,眼蓋瞑目布,身著棉麻或絲絹,安臥于沙土為冢的墓穴里。逝者面對的戈壁土墓頂部,大都用木釘釘著一幅絹絲或麻布的伏羲與女媧的交合圖像,祈望逝者追隨華夏子孫的始祖神,融入宇宙蒼穹,經歷陰陽交合,走向希望的新生。
  看來,這類伏羲女媧交合的圖像,并非出自某個大家之手,而是各族居民中尋常畫匠的通常之作,既是謀生的手段,也是葬禮的必需?!蹲髠鳌氛f伏羲制定了“嫁娶之禮”,于是畫中的伏羲和女媧就手拿規和矩,向國人展示著對偶婚之禮。墓室里設置這類裝飾畫,是源于楚國的中原地區的葬禮習俗。上古二皇風流事,繪藏西域百姓冢,漢晉時期各民族文化經濟交流的廣度和深度,由此可見一斑。伏羲與女媧交尾的畫像,能夠在東土和西域的民間廣為流傳,可見秦時的焚書坑儒,焚不掉民間的文史傳說;漢時的獨尊儒術,罷不掉百工的奇技異術,黜不掉百姓的生命圖騰;人類的文明建設和成果,終究會隨著人們的生活產生、傳承和發展,任何統治和禁錮都是阻擋不住的。
  顯現東方文化魅力
  伏羲女媧像不但在吐魯番博物館里震撼著觀眾的心靈,而且在大洋彼岸的博物館里顯示著東方文化的魅力。波士頓藝術博物館收藏了一幅伏羲女媧像,是1949年前從中國盜走的,1983年忽然轟動起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國際社會科學》雜志(中文版)以《化生萬物》為題,刊為試刊號的首頁圖,原因不僅是兩個中國古皇交合的圖畫是一種曠世奇觀,更是因為科學家發現的生物基本遺傳物質脫氧核糖核酸的雙螺旋形分子結構,竟然與伏羲女媧交合的螺旋式體態非常相似。報刊議論連篇,人們嘆為觀止,一時成為東方與西方、古代與當代某種秘不可測的玄怪話題。直到現在,仍讓我浮想聯翩。
  如果說,東方古代戀人梁山伯、祝英臺殉情化蝶后的聯體之態,東方古代小說梁山泊英雄中的“雙頭蛇”、“兩頭蝎”的起名之由,能在伏羲女媧交尾的圖像中看到延綿的文脈,是因為中華地域人文的靈秀所致,那么,數千年后當代科學發現的DNA的分子結構圖形,何以也進入了雙螺旋形的幾何家族呢?這是科學與藝術的相通,還是現實與歷史的相似;是東西方生命哲學中存在著某種同一性的公理呢,抑或生命本體中存在著未為人知的某種聯系……哦,中古時代平凡的民間畫匠給今人留下了多么深奧的課題,風情萬種的大千世界孕含著多少斯芬司克的怪謎和哥德巴赫的奇想啊。
  唐 伏羲女媧圖-吐魯番
  二、漢畫像石中的女媧
  漢畫像石中,神話題材占了很大比重,其中,女媧的圖像又是一個得到普遍表現的題材,全國所有漢畫像石分布點都可以發現女媧的圖像。我國神話傳說中,女媧是一個大神,有著極高的地位,在我國早期的史籍中,幾乎每部都有關于她的文字記載,在各地的民間傳說中,女媧也有著極為豐富的資料。不過,與先秦的史籍相比,女媧在漢畫像石中的表現有了一些變化,她很少以獨立神的形象出現,而更多的是與伏羲以對偶神的形象出現,而且在與伏羲、西王母的構圖中,她在神系中的地位降低了。這些變化,是漢畫像石中女媧的特點。
  1.漢畫像石中女媧的發展情況
  在我國神話系統中。女媧是個全能的大神,她既是人類繁衍的始祖神,又在補天、置神禖和制笙簧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貢獻。作為始祖神,女媧造人的方式主要有三種,即化生人類、摶土作人和孕育人類?;祟惖纳裨挳a生得比較早,《楚辭?天問》中屈原問道:“女媧有體,熟制匠之?”《山海經?大荒西經》記:“有神十人,名日女媧之腸,化為神,處栗廣之野,橫道而處?!睋煌磷魅说纳裨捠俏覈鱾髯顝V、影響最大的人類起源神話,文字記載較早的是漢末應劭的《風俗通義》?!短接[》卷78引《風俗通義》記:“俗說天地開辟,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縆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賢知者,黃土人也;貧賤凡庸者,引縆人也?!痹杏祟惖纳裨捠桥畫z造人三種主要方式中產生時間較晚的一種,有明確文字記載的古籍直到唐代才出現。漢畫像石反映的主要是女媧孕育人類的神話內容。
  最早的漢畫像石中女媧圖像很少見。南陽唐河針織廠畫像石墓,北主室北壁刻有伏羲女媧圖像,女媧與伏羲作人面蛇身形。同一地區發掘的新莽時期的南陽唐河電廠畫像石墓,南壁西側柱刻有伏羲女媧圖像,與上一墓不同的是,這對人面蛇身神呈交尾狀,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表明漢人已經明確地將伏羲引入了女媧造人的情節。漢畫像石中,人面蛇身和人面蛇身交尾都是女媧常見的圖形。
  東漢早期,女媧圖像出現的次數增加,分布的范圍也擴大至山東、江蘇、陜西等地。比如,江蘇徐州銅山縣東沿村出土的“永樂四年”(61)畫像石祠.伏羲女媧交尾的圖形清晰可辨。這時,女媧與西王母共同構圖的圖形也開始出現,山東長清孝堂山畫像石祠,西壁山墻的上部刻有女媧與西王母等仙人結合的圖像。至此,女媧圖像的基本圖形都已經出現。
  山東伏羲女媧畫像石
  徐州漢畫像石-伏羲女媧         伏羲女媧龍身像(漢代畫像石)
  東漢中晚期。女媧圖像普遍出現于各地畫像石墓中,而且圖像的表現也程式化了,即以人面蛇身的身形,或獨自而立,或與伏羲相對,或與伏羲交尾,或進入西王母的長生世界。
  相比較而言,山東的女媧圖像最為豐富,所有畫像石大墓或今人發掘比較完整的畫像石墓,都有女媧的圖像出現。四川畫像石棺上的女媧很有地方特征,因為石棺的葬具特點,女媧多與伏羲相對完成構圖,而很少有中原地區普遍存在的與西王母的共同構圖。
  女媧圖像普遍存在于漢畫像石墓中,但她出現的位置卻不盡相同,不過有規律性,常常是與構圖的要素有關。女媧如果是單獨構圖或只是與伏羲構圖,那一般是出現于門柱上,河南、陜西的畫像石墓中有很多這樣的例子,這種情況在山東,女媧常常是出現在石闕上.石闕實際上也有門柱的功能。女媧如果是與西王母共同構圖,出現的地方多是室壁。從墓室的分布看,室壁是一室最重要的位置。當然,這樣的位置表現的意義也就不一樣了。
  2.漢畫像石中女媧的構圖情況
  女媧在漢畫像石中的基本圖形是人面蛇身,這應當是漢人對女媧形象的基本認識。漢賦名篇《魯靈光殿賦》,是東漢賦家王延壽在看了西漢魯恭王的靈光殿之后作的,他筆下的伏羲女媧是“伏羲鱗身,女媧蛇軀”,這表明西漢景帝時,人們已將女媧作人面蛇身看,漢畫像石沿用這個看法。在漢畫像石中,人面蛇身的女媧一般以三類構圖形式出現,一是單獨出現,一是和伏羲共同出現,一是與伏羲相伴在西王母身邊的形式出現。
  伏羲女媧   安徽宿縣褚蘭鎮墓山孜出土
  第一類是女媧單獨出現的構圖。這種構圖,原始意義可能更多一些。安徽濉溪縣古城出土的女媧像,獸面蛇身,頭上還帶有勝飾,是一種比較古樸的造型。江蘇沛縣棲山出土的神廟圖,圖中有一排人,自左向右的第一人是人面蛇身,后面是馬首人身、雞首人身、鳥首人身和一個身高只有前面一半的佩帶弓箭的人。這樣看,漢畫像石中有動物痕跡的人物造型并不單一,人面蛇身似乎表明當時人們已經有將其區別的意識。單一出現的伏羲也比較多。山東臨沂市白莊出土的斗棋上,畫面上部為單獨構圖的伏羲,其尾部上刻有一個日輪圖,內有三足鳥和九尾狐,旁邊有羽人和玉兔搗藥,畫面下部是山形斗棋,奇妙的是其中有兩個人面蛇身的神人交尾于柱下,而這正是伏羲女媧的常見造型。一般說,單獨構圖的女媧或伏羲,他們的蛇尾表現出來的是人們對生育的認識,這是原始先民生殖崇拜的延續。這種構圖,有時會有一些相關的圖案點綴其中,女媧點綴圖案的圖像比較少,伏羲相對多一些。漢代已經是男權社會,女性的地位不及男性,這個背景應當對伏羲女媧單獨構圖有影響,所以伏羲的引申義要多一些。
  第二類是女媧與伏羲共同構圖的造型。伏羲女媧下肢皆為蛇身,或相對而立,或蛇身纏綿相交。江蘇徐州睢寧縣雙溝征集到的伏羲女媧畫像石,兩神人面蛇身,蛇尾大于人身而交纏在一起。此圖的下方還刻有兩個小人,也是人面蛇身。這樣的造型,動物的痕跡很重,祈求多子多孫的愿望十分明顯。安徽宿縣褚蘭鎮墓山孜出土的畫像石,伏羲女媧圍繞一朵蓮花做舞蹈狀。蓮花在民間有多子的寓意,伏羲女媧圍繞著它而舞蹈,生育的特征非常明顯。原始先民認為,生育是陰陽相合的結果。四川合江張家溝二號墓出土的四號石棺后擋,伏羲女媧以對偶神的構圖形式出現,女媧手中托著月,伏羲手中托著日,兩神身體為基本完整的人形,兩腿之外有蛇身,其尾相交,相交的蛇尾提示著日月合璧的含義,表示繁衍子孫的信仰。當人們了解了一些生育知識后,就會及時地用藝術形式反映。重慶璧山縣廣普鄉蠻洞坡崖出土的一號石棺。伏羲女媧也是以對偶神的形式出現,比較特別的是在其生殖器處各自接上一條蛇,兩蛇相交.繁衍子孫愿望的表現直白而強烈。中原地區也有表現非常直白的圖像,河南南陽市區出土的一塊畫像石,伏羲女媧被赤身裸體的高禖神抱在一起。高禖神是古代傳說中主司婚姻的神靈,他抱起伏羲女媧的意義再明白不過。因為伏羲女媧是生育神,是人類的始祖,所以他們還有一種手執規矩的圖像,比如山東費縣垛莊鎮出土的畫像石,伏羲執規女媧執矩。這種構圖的寓意是伏羲執規畫圓以象征天,女媧執矩以象征地,應當是生育神的一種延伸。
  伏羲女媧  重慶璧山縣蠻洞坡崖墓出土
  第三類是女媧與伏羲相伴在西王母身邊的構圖。這種構圖直接參與了西王母信仰世界的構圖,包含的信息增加了許多。山東滕州市山亭區出土的西王母畫像石,畫面有四層,自下而上,第一層是冶鐵作坊圖.第二層是鳥獸圖,第三層和第四層是西王母和宴飲圖。西王母端坐于第三層和第四層的中央,兩側是人面蛇身的伏羲女媧,他們的人面和上半身在第四層,相交的蛇尾在第三層,雖然三四層之間被一劃線分割開,但西王母和伏羲女媧卻處于三四兩層之間,打破了世俗的一般空間概念。這幅畫帶來的信息,就不僅僅是伏羲女媧自身的生殖繁衍內容,而且還包括西王母的彼岸世界,以及西王母信仰之下的此岸世界。漢代、特別是東漢中后期,西王母信仰流行。西王母信仰追求的終極目標是長生,這與生殖崇拜有所區別。伏羲女媧還可和東王公共同構圖。山東鄒城市高莊鄉金斗山出土的伏羲女媧與東王公畫像石,東王公拱手端坐,兩側為伏羲女媧,共同舉著東王公頭上的日輪,兩尾交于東王公身下,再下面是三只鳥在啄魚。此圖除了生殖繁衍情節之外,還有手舉日輪、鳥啄魚等情節。漢畫像石表現西王母,一般是有一個比較完整的全景圖,西王母之外還要有其他情節,比如生育神伏羲女媧,不過生育的主題要服從于長生主題,畫面的主要部分或突出部分是西王母,而伏羲女媧只能是配角。
  如果單純從造型角度評價女媧三種類型的圖像.女媧單獨出現和女媧與伏羲共同出現的圖像顯得更加生動一些。山東昌樂縣三冢子村出土畫像石,女媧在圖上方,手拿執矩,肩上生出翅膀,蛇尾中空。她的身后是一位女性侍者,此女與女媧占據了畫面的上半部。畫面的下半部為銜環鋪首,鋪首獸面,獠牙鉤環,與上部的女媧有一個柔和硬的對照,使整個畫面平添幾分生動。山東臨沂市獨樹頭鎮西張官莊出土的伏羲女媧像,畫面邊上點綴有垂帳紋,畫面內伏羲女媧胸部相貼,大尾相交。整個畫面人體的曲線和蛇尾的曲線協調一致,體現出一種人體曲線特有的流動美,雖然是兩位神話人物,但生活氣息撲面而來。這種不經意中流露出來的生動,在與西王母的構圖中就比較少見了。
  在漢畫像石中,還有一對偶神與伏羲女媧很相似,這就是羲和常羲。南陽唐河湖陽辛店的羲和常羲像,羲和手捧日輪,常羲手捧月輪,兩神皆人面蛇身并兩尾相交,這是羲和常羲的典型圖像,與伏羲女媧的典型圖像太相似了,所以學術界有“三羲混同”的說法。不過,畢竟這兩對神的內容是不一樣的,伏羲女媧是生育神,而羲和常羲是日月神,所以學術界又有一種最簡便的鑒別方法,就是凡手舉日月的就是羲和常羲,凡不舉日月的就是伏羲女媧。
  四川漢代畫像石:伏羲女媧天地日月崇慶畫像磚
  四川漢代畫像石:伏羲女媧天地日月崇慶畫像磚拓片
  3.漢畫像石中女媧的意義
  漢畫像石中,女媧人面蛇身的造型有著非常濃郁的原始氣息。原始社會,女性的社會地位主要來自于生育能力,蛇是卵生動物,生育力特別強,女媧的蛇身就有了這方面的聯想和寄托。在原始神話中,蛇的生育本領不僅與女媧的造型相聯系,而且也被移植于造物的神話里,許多造物的大神與蛇都有關系。在造物的神話人物中,燭龍就有著蛇的形態?!渡胶=?大荒北經》記:“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是燭九陰,是謂燭龍?!薄渡胶=?海外北經》記:“鐘山之神,名曰燭神,視為晝,暝為夜,吹為冬,呼為夏,不飲,不食,不息,息為風。身長千里。其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鐘山之下?!痹嫦壬J為,《山海經》里的這兩個神實為一神。這個神人面蛇身,且“身長千里”,是個典型的蛇造型。開天辟地的盤古,也是蛇的造型?!稄V博物志》卷9引《五運歷年記》曰:“盤古之君,龍首蛇身,噓為風雨,吹為雷電,開目為晝,閉目為夜?!北P古是比較晚出的造物神,雖然有了龍的頭,但蛇身還是被保留了下來。
  女媧作為生育神,還保留著蛇的身型,這一造型突出了她生育神的特征,卻給她帶來了神系地位的降低。在已有高度文明的漢代,仍然保留著動物的身型,這對她的宗教地位是不利的。比如蛇身型的燭龍,就有這樣的不濟命運。袁珂先生認為:“論起燭龍的形貌和本領,實在是很有做造物主的資格了。但因為他還明顯地殘留著動物的形體,未能像其他有名的天神那樣地人化,所以雖然相貌奇偉,本領極大,到底沒有人肯把他當作造物主看待,只好退居為一山的山神,也可算得是遭際不幸了?!?袁珂《中國古代神話》)
  女媧的情況。與燭龍不一定完全一樣,但在漢畫像石里沒有改變蛇的造型,這也說明漢人的一個態度,就是并沒有把她作為最高神看待的想法。另一個大神西王母,在先秦的古籍記載中,她對人類的貢獻肯定沒有女媧大,但是到了秦漢時期,她的長生之道被世人所崇拜,從秦始皇、漢武帝這樣的帝國君主,到社會基層的官員、財主,都對她禮拜不已,她的形象也因此有了巨大改變?!渡胶=?西山經》這樣描寫:“又西三百五十里日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發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蓖耆且粋€原始圖騰的形象:雖然形狀像人,卻長著豹子尾巴,老虎般的牙齒,蓬蓬的頭發,戴著首飾。在漢畫像石里,西王母則完全沒有了這樣的形象,而是一個相貌端莊、高高在上而神態安詳的大神。所以,女媧蛇身的造型,本身就已透露出她“遭際不幸”的信息。
  漢代,女媧的地位比之于秦以前是降低了,但這樣的變化是符合社會發展的。人類早期受低下生產力的制約,人們思想中的許多概念是通過聯想得到的,由蛇的卵生而聯想到生育神,賦予她在生育上的種種想象,所以女媧有了人面蛇身的造型。到了漢代,生育的壓力隨著生產力的提高已經大大緩解,對生育神的崇拜熱情也隨之降低,所以女媧的蛇身造型也就折射出她地位降低的原因。
  影響女媧地位提高的因素還有一個,這就是她與伏羲的結合。在秦漢以前的古籍中,女媧與伏羲沒有什么聯系,女媧造人、煉五彩石補天、化生人類、制笙簧的等等貢獻,都是她一個人完成的,并沒有伏羲的參與。再看伏羲,《太平御覽》引《詩含神霧》記他的身世是:“大跡出雷澤,華胥履之,生宓犧?!薄痘茨献?時則訓》記他的地位是:“東方之極,自碣石山,過朝鮮,貫大人之國,東至日出之次,樽木之地.青土樹木之野,太暤、句芒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备哒T注:“太暤,伏羲氏,東方木德之帝也;句芒,木神?!狈俗鳛闁|方之帝,是“五帝”之一,在這個排序中并沒有與女媧有什么聯系。不過,“三皇”的排序中,許多說法中有一種是伏羲、神農和女媧,這個排序聯系了伏羲女媧,但他們是并列的關系。伏羲早期也有許多貢獻,與當時的女媧一樣也是他一人所為?!吨芤?系辭傳下》記:“包犧氏……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蓖醭洹稘摲蛘?五德志》記:“(伏羲)結繩為綱以漁?!痹诜撕团畫z他們各自單獨工作時,他們的貢獻都是巨大的.而且如其他大神一樣,是很全面的。但是,當伏羲和女媧結合在一起后,他們的主要工作就只與生育有關了,即使有一些其他的貢獻,也是由生育信仰而引申得到的。相對于女媧的其他生育傳說,伏羲女媧結合孕育人類是最為流行的傳說,她是以與伏羲共同、并且是列于第二位而獲得這個知名度的,其地位自然不能與以往造人的女媧同日而語。
  山東微山縣兩城鎮出土
  山東漢代伏羲女媧畫像石.中為西王母
  由于女媧地位的降低,她在漢畫像石的圖像表現中也失去了如西王母那樣的待遇。漢畫像石中常見的一種構圖.是女媧與伏羲結合以對偶神的形式出現在西王母身邊。山東微山縣兩城鎮出土的西王母與伏羲女媧像,是一幅比較典型的圖像。西王母端坐正中上方,伏羲女媧執便面,人面蛇身,蛇身作交尾狀,蛇尾交盤于西王母之下,蛇尾末處為兩只朱雀。這樣的構圖中,以對偶神形式出現的女媧,在圖像中顯然是配角,至上神是西王母,造人的女媧只能是西王母之下的一個生育神。從生育的角度看,女媧為西王母信仰增加了人類繁衍的內容,但同時,她作為大神的地位不僅有所降低,而且還失去了部分獨立神的內容。
  伏羲女媧孕育人類的神話傳說,到唐代才出現明確的文字記載。唐李冗《獨異志》記:“昔宇宙初開之時,有女媧兄妹二人,在昆侖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議以為夫妻,又自羞恥。兄即與妹上昆侖山,咒曰:‘天若遣我二人為夫妻,而煙悉合;若不,使煙散?!跓熂春?。其妹即來就兄,乃結草為扇,以障其面。今時取婦執扇,象其事也?!边@一記載在造人情節上于女媧之外出現了一位男性,此人為誰,李冗《獨異志》沒有說明。不過根據相關的文獻記載和民間傳說,兄應當為伏羲。唐代盧仝《與馬異結交詩》“女媧本是伏羲婦”,是目前可見的最早文字材料。其實,漢畫像石早早就提供了答案。四川簡陽東漢畫像石棺上的交尾圖中有“伏?!?、“女娃”的題榜,以此推斷漢代就應當有關于伏羲女媧夫婦的說法了。關于伏羲女媧的結合,雖然漢代的文字材料是如此匱乏,但是漢畫像石卻提供了非常豐富的圖像。而且,文字中的伏羲女媧已經是人的形象,而漢畫像石中還是獸形,仍然保留著比較完整的原始意義。所以,雖然女媧神的地位降低了,可她在漢畫像石中的圖像,對我國神話、宗教的發展卻是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東漢實心畫像磚-河南“伏羲女媧
  三、其他
  五盔墳五號墓高麗-伏羲女媧壁畫
  附:伏羲和女媧是華夏先民的始祖夫婦
  伏羲是華夏先民脫離神界的始祖
  在華夏先民的早期神話和傳說中,神是不同與人的。神是有著巨大力量,并與人分界而居的。神都是生活在天庭的,神能夠下到人間;而人是不能上達天庭的。傳說眾神是在一個名叫,都廣山的地方上天下地的。這就是《淮南子·墬形訓》所記的:“昆侖之邱,或上倍之,是謂涼風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乃維上天,登之乃神,是謂太帝之居?!?br />   因為伏羲是神和女人交合后所生的神人,所以伏羲也能緣天梯建木以登天?!渡胶=洝ず冉洝酚浭稣f:“南海之內,黑水、青水之間,有木名曰建木,大皞爰過?!边@里所說的“建木”,是眾神用來登天專用的。所以“建木在都廣,眾帝所自上下。日中無景,呼而無響,蓋天地之中也?!倍按蟀傠歼^”說的就是始祖伏羲,也能像神一樣,攀緣建木、上下往返于天地與神人之間?!?br />   然而,也正是伏羲能攀緣上下,反映在華夏先民心目中伏羲,只是一位“絕地天通”時代,與神有著區別的人。伏羲是一位脫離神界、有著神力進行發明創造,帶領人民開創農耕文明、實行社會變革的始祖。所以,始祖伏羲才能被華夏先民推崇為傳說時代的神人,并以其所獲得的空前偉業,歷經久遠地銘記在華夏文明殿堂上。
  伏羲發明創造反映了父系農耕文明出現
  事實上,伏羲和女媧時代,也正是華夏先民從母系氏(部)族社會,向父系氏(部)族社會的過渡時代。因而,華夏先民也就認為,自己跨入文明門檻的腳步,應始于父系始祖伏羲。晉葛洪《抱樸子·對俗》所說伏羲:“師蜘蛛而結網?!?《太平御覽》卷七八引《皇王世紀》也指出:伏羲:“取犧牲以充皰廚?!边@些記述反映了伏羲之時的華夏先民,由于發明結網罟“以教佃漁,”不僅使攫取生活資料的手段,及社會生產力有了進一步的發展,而且明顯改變了人們的社會和生活方式。
  在社會生產力進一步的發展,人們的社會和生活方式明顯改變的基礎上,于是就有了羅泌《路史·后妃一》注引《古史考》所說的,伏羲“制嫁娶,以儷皮為禮”為標志的,婚姻禮儀上的變革。這就說明了伏羲時代的華夏先民,業已完成了由母系氏(部)族社會,向父系氏(部)族社會的過渡。所以,就要在*關系和社會家庭生活上,出現以父系為主導的,男婚女嫁的迎娶禮儀。這在當時無疑是個巨大的社會變革。
  較早的漢文古籍《楚辭·大招》說伏羲:“作瑟,造〈駕辯〉之曲?!边@是反映華夏先民在農耕生產和農耕文化,獲得了安定發展的基礎上,伴隨著農耕文明程度的提高,所必然產生的音樂和樂器的出現。
  《太平御覽》卷九引《王子年拾遺記》還說:伏羲“坐于方壇之上,聽八風之氣,乃畫八卦?!?學者們歷來認為,八卦反映了華夏先民對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現象的最初認識,華夏的文字、占卜和許多文化源流,都和八卦有一定的聯系。所以伏羲“畫八卦”,實際上是說明伏羲時的父系農耕文化,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
  值此略微說明,在華夏先民的傳說中,太昊伏羲的活動地域十分廣泛?!痘茨献印r則訓》記:“東方之極……太皞、句芒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备哒T注:“太皞,伏羲氏,東方木德之帝也?!辈粌H這樣的記述比比皆有。而在華夏先民傳說中的五帝,伏羲乃是居于東方天帝。然而,現今在華夏的東部,還有中原的河南淮陽,留存有“伏羲陵”;位于西部的甘肅天水,也保存著“羲皇故里”。這種許多地方分布著伏羲的遺址,廣泛流傳著伏羲蹤跡和業績的事實,真好說明了以伏羲為代表的,華夏父系農耕文明起源上的多元。
  所以,相對于以《圣經·舊約》的《創世記》,集中而完整地描述出世界起源、始祖活動,以及先民早期遷徙活動等,清晰可尋的創世歷史的西方民族來說。我們這個以傳說中的“龍”,作為祖先崇拜圖騰的炎黃子孫,正好是在這樣一個令人矚目的創世傳說上,確實猶如墮入疑云迷團似的,讓人們感到疑惑難解。
  女媧補天折射出母系農耕時的早期治水
  在華夏先民的傳說中,女媧除了摶黃土作人,繁衍人類之外,還有一個偉大的功績就是補天。關于女媧補天的傳說,《淮南子覽·覽冥訓》是這樣記載的:“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馉f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鷹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比欢?,從這則文字記載來看,女媧補天的最后目的,主要乃是“積蘆灰,”“止淫水?!?br />   在這則女媧補天的傳說中,女媧所斷殺的巨鰲和黑龍,其實都是被華夏先民認定為興風作浪、為害人民的水怪。女媧斷鰲足和殺黑龍的目的,就是為了消除水怪以平息水災。所以說,她的目的就是為了平息水災和治理水患。
  女媧為補天所煉的五色石,與其說是為了補天,還不如說是為了治水。對于從事農耕華夏先民來說,水患和水利是歷來是首要關注的大事;五色石料和蘆灰,都是早期治水的重要必需品。所以,女媧補天的傳說所折射出來的,應該是母系氏(部)族社會時的華夏先民,在自己女性首領帶領下,進行較大規模的“止淫水”的治水歷史。同時,這樣大規模的早期治水也反映出了,女媧時代的華夏先民,母系氏(部)族社會農耕文明的繁榮情景。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13955786272
瀏覽手機站
最新变态婬乱小说